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蔺靖】月照临江雪一抹

                本篇是时在仲春水成歌 的下篇,完整版收录在本子《四季十二月》中,本子相关戳http://kimmyclean.lofter.com/post/1d3fb433_a812acb

                 

      

                     月照临江雪一抹

      (一)

       奈何江山生倥偬,故人一别两峥嵘。

       这一人一马踏着夜色,驶出金陵。星光冷寂,月华如练。身后的大梁都城依旧威严不可侵地屹立着,可它的君王已经越行越远,把江山万里甩在身后。

       夜风刺骨的冷,呼啸着吹向马背上的人,黑色的大氅也抵不住寒意,他冻得牙关都在发抖,嘴唇抿成一线。只有那熠熠的眸子,似不被深秋的萧索浸染,一片清明。

       不知是因为年过不惑,身子骨已非早年可比,还是因为十五年前大病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伤了身体的根基。每年叶落之时至春水初开之际,他都特别惧冷。

       很久以前,梅长苏在世之时,两人密道中相见,只要不是炎热的夏季,那白衣谋士总不忘拿个手炉,似乎和周围的人没有处在一个季节。后来他知道了真相,每次看着眼前这病怏怏畏寒的人,总不禁想到,这人其实是个小火炉啊。心中不由的为自己的兄弟惋惜,面上却收敛起情绪。

        他害怕自己脸上不经意流露的哪怕一丝的可怜之情会刺伤林殊。于是小心翼翼的隐藏。虽然这情绪的收敛对于太过刚直的他来说,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时至今日,他的身体大不如前,根本看不出这曾是一个军旅之人。甚至连常人的体魄亦不如。他以为自己会介怀,少年将军,一代帝王,这畏寒的神态,落在他人眼中,就是一份脆弱。

        可是他就这样一点点接受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接受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他的臣子妃嫔。

        好像从那个蒙古大夫走后,他对待自己不再那么严苛,而是多了一份宽容,甚至是纵容。

        他像是在弥补自己什么,又好像是仅仅是为自己心痛。

        他有很长的时间把蔺晨遗忘了,就像是这个人从未出现在这个世上。

        从未站在金陵的土地上。

        从未踏在自己的心尖上。

        可是现下他骑着马,拖着并不年轻的身躯往廊州去,他强迫自己想起他,想与他的点点滴滴,想有他的朝朝暮暮。毕竟自己撂下江山,让十六岁的太子监国,不就是为了找他么。

        一别十余载,语何话曾经。

        

 

        (二)

        他闭上眼,脑中蔺晨的脸很模糊,往事却十分汹涌,如洪水般向他袭来,将他吞没。

        元和初年春,大渝梵荷公主亲来大梁和亲,满目王孙贵胄皆不入眼,单单相中了区区四品的蔺将军。

        刚刚继位的大梁新帝心中不愿,私下传召公主道:“蔺晨此人,玩世不恭,功业上毫无建树,不足与公主相配。”

        公主目光熠熠,下巴微扬,欣然道:“虽大梁臣子皆为人中之杰,我却单单看蔺将军最好,覃州一役,他斩我骠骑将军于马下,英姿飒爽,让人心悸。且蔺将军医术......”

        萧景琰打断她:“不,公主不知,你所找的人是苏监军,是他拼死与你方将军一搏,才大败渝军。只可惜,他已入土。”

        公主面色微变,眼中已经闪过一丝不悦:“陛下不舍得蔺将军与我和亲,只需直说便是,何苦编这等一戳就穿的谎话蒙我。我随军上阵,亲眼所见,又怎会认错人?”

         萧景琰心下一沉,勉强做平静状。“且待朕稍作思量,明日予公主答复。”

         萧景琰思索再三,生生压住与蔺晨对质的念头,只派身边亲信去查事情的真相。

         只是这一查,又牵连出多少旧事。

         ——他的兄弟不是身披盔甲,战死在沙场,而是油尽灯枯,耗尽最后一丝元气,累死在漠北的军帐。

         他生命最后的身份,不是一名将军,还是一名谋士。

         不是骁勇无敌的林殊,还是算无遗策的梅长苏。

         他再无归期看这盛世清明,早在他服下冰续丹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要身赴黄泉。

         在时隔十三年之久后,在故人相见却不识的遗憾里,在终相认带来的短暂相聚后,林殊留给萧景琰的,只剩一场被生死割裂的,亘古的离别。

 

 

         (三)

         残阳映照在萧景琰手中的长剑上,剑光似乎带了些寂寞的印迹。 蔺晨看着萧景琰因愤怒而红了的眼,心下已了然。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一条荆棘血路,朕只适合当个傻子,永远被你们蒙在鼓里。”

        剑尖直逼蔺晨喉咙,似乎已经划破皮肤,血的味道在空中蔓延。蔺晨一时失语,直到萧景琰的剑尖下移,抵在蔺晨胸前。

       “告诉朕,你们为什么瞒着朕?一个说,要看着朕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梁天下,一个说,会安然无恙的把小殊带回金陵。结果呢?朕等来了什么!你们早就知道,小殊再也回不来了,只有朕,存着这可笑的希冀,在金陵等着你们凯旋。”

       剑尖刺破衣衫,胸口刺痛,血色已现。

      “是不是在你蔺晨心里,朕如此无能,只能靠你们驰骋疆场,方才保住大梁江山,而朕身为天子,却卑微的只能靠你们保护,朕的龙椅,一定要用兄弟的血肉来铸就?而萧家,灭了林家满门后,对于仅存的林殊,也要榨尽他最后的生命,以此来成就这萧家天下。”

      “这样的朕,又与先皇有何分别?”

       蔺晨注视着萧景琰,不错过他每一分神色,坚定地将自己的胸膛凑近。

       萧景琰握剑的手开始颤抖,眼里是濒临崩溃的绝望。“我知道,你们从来不肯相信朕,不肯相信,就是没有小殊,朕御驾亲征,一样可以大败渝军。小殊根本不用死!”

       剑尖又进一分,有血点滴而落。 “你知道吗?他根本不用死!”

       蔺晨面色苍白,身子微晃,却依旧固执的将自己送进萧景琰剑下。

       萧景琰气的几乎咬碎一口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收回剑,眼中恨意却起。他不必再问。因为蔺晨破釜沉舟,以自己的性命做赌,无声地给了他答案。

        萧景琰恨,恨蔺晨这孤注一掷的沉默终究得逞,也恨在生死面前,在刀尖之上,他对小殊的死,对那两个人联合起来的欺骗,无可奈何,毫无还手之力。

         他更恨自己,他那一剑不敢刺下去。若与蔺晨阴阳相隔,只怕他这一生都将活在无望的黑暗中。

         “好,好,既然你们都要我做个圣主。好!梵荷公主看上了蔺将军,还望将军给与回应,让梁渝两国修好,稳定国邦。”  

         蔺晨的狭长的桃花眼一瞬间瞪的极大,似乎并不相信自己耳中所听,惊得嘴唇都微微张开一条缝,满脸的错愕。

         萧景琰从未在蔺晨脸上见过这样的表情,一时间,心中的愤懑都少了几分,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意。      

         蔺将军,希望这不由自己心意、向他人妥协的感觉,你也可以感受一二。

         只是,朕知道,你不会去大渝。

         因为你答应过朕,天下之大,除了朕的身边,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这不随日升月落而变更的誓约,理应藏于胸中,比生命更殷切。

         可是三日后,萧景琰站在城墙上,看着蔺晨一人一骑,离他远去。再无音讯。

 

         (四)

 

          天光暗淡阴翳,有三两星晨悬于空,黎明未破。

          萧景琰立于城墙,犹如一尊石像,挺拔而孤寂。他低下头,目光追随着城下马背上那颀长俊伟的身影。看着那人凛冽而孤绝地向金陵城门而去。

          两人的距离相隔并不远,只是一个城墙上,一个城墙下。萧景琰盼他提缰回首,可以看见自己那一束郁郁寂寥的目光。

          可惜城下之人行的缓慢却坚决,那落在苍古暗青石板路上的星光,被哒哒的马蹄有节奏地踏碎。

          城上之人怀袖收容,还是红了眼眶。他打开手中的布绢,只有寥寥几行,是蔺晨的作别。

          “臣自知有失,欺君罔上,无颜再面见陛下,自请回廊州反省。愿陛下,泽被天下,不负苍生。愿大梁,河山万里,不起烽火。愿萧景琰与蔺晨之余生,五岳四海,九州八方,都不复再相逢。”

          都不复,再相逢。

          萧景琰喉中一甜,胸腔刺骨地痛,再一张口,已是生生呕出鲜血,将手中的布绢浸染的斑斑点点。

          天光微熹,一点点亮起来,蔺晨的歌声和着风声,一并传到萧景琰耳畔: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俾尔单厚,何福不除?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尔,俾尔戬穀。罄无不宜,受天百禄。降尔遐福,维日不足。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尝,于公先王。君曰:卜尔,万寿无疆。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这一曲《天保》,蔺晨歌得豪迈而温柔。

           那马背上的背影离萧景琰愈来愈远,远到他只能遥望。也愈来愈模糊,好似隔着烟云,让他看不真切。

           泪水止不住地落下。

           蔺晨怎知,他策马而去,萧景琰的江山也哀哭千里。

 

 

         (四)

          后来年复一年,因蔺晨离去,大病一场落下病根的萧景琰,身体在慢慢恢复,脑中与蔺晨有关的记忆,却渐渐消失。有国事繁忙来充实,旧事就如同画卷,好像不翻开,它就不存在。

到最后,该忘的不该忘的,都在他记忆里封存。只有那人决绝而去的背影,依旧鲜明。

          ——那是萧景琰视线中,蔺晨最后的停留。

          这十五个春秋,战英娶妻,蒙挚生子,母妃过世。林林总总,发生那么多事。他总觉得时间太过于漫长。唯有此刻入了廊州地界,思及与蔺晨之分别。他方才感触,这十五载,如一弹指。

          不过须臾。

          

         (五)

          琅琊山山高千仞,险峻非常。不谙此界地势,入山之口不易寻。他守在山脚,只盼可遇樵夫农民,探寻上山路径。从东方发白等到日中天,终于见到两个采药的孩童。

          十来岁的稚子,一脸无邪,背着小药筐,身形小巧,熟练地越过小路上的大石和沟壑之处。

          他赶紧下马,叫住药童。“请问琅琊阁怎么走?”

          稚子仰头看他,皱眉不解。“只知琅琊山,未闻琅琊阁。”

          山中岁月催,十五载日升月落沧桑变化,鼎鼎有名的琅琊阁,湮没在哪一年?

          萧景琰并不常听蔺晨说起琅琊阁,好像那个人对生养之处并无太多留恋,好像只要在他身边,天下之大,千般处地,皆归一处,全无不同。

         只有元祐七年,他登基前最后一个冬天。那年的雪特别大,密而缠,掩盖住金陵城,入目处一片素白。他们并肩站在城门上,望着雪花纷纷扬扬,无声飘落。

          蔺晨拂去他肩头的雪花,笑得清冽而温暖:“这城门高处看雪落的感觉虽是好,却依旧不如琅琊阁顶处的观感。琅琊山逾百丈,俯首是桓江。每逢大雪,江面白茫茫一片,看不见来路,望不尽归处,天地间,只剩自己,若一旅人尔。”

           而今琅琊阁已不复在,蔺晨,我的阁主,如今你在哪里看江雪?

           风声凛冽,他眼睛酸涩,却流不出泪。

           “这山上,可还有人家?”

           “有一药庐。先生可随我们前往一观”

           行至山腰,日已西斜,一间小小的茅草屋安静的坐落在不甚平坦的土地上。

           “小苏,小晨,你们是不是采药时又遛下山去玩啦?回来的这样迟。”两个孩子相互做个鬼脸,又赶紧乖乖地取下药筐,整理新采的草药。

            萧景琰听这声音有几分熟悉,仔细去看,一时感慨万千。面前的男子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眉目温顺,萧景琰依旧记得第一见到他的场景,昔时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的少年,此时也已到了而立之年。而他和蔺晨,也都老了。

            飞流转头看见他,眼里掩不住的惊喜:“水牛!”

            “蔺晨哥哥要是知道你来了,不知有多开心!”

             可是不知为何,这话听在萧景琰耳中,却不禁心下一沉,五脏六腑都在钝痛。

             他跟上飞流的脚步,问道:“你的病医好了?”

             “嗯,晏大夫临终之际,终究配出了药。”

             两人穿过前门,走向后院,地面星星点点积着薄雪亮霜,廊州在金陵北处万里,早已下过了雪。

             庭院一隅,一处旧坟。

             原来记忆深处那袭迎风而起的白衣,只不过是一段太遥远的岁月。

 

 

                (tbc)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