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楼诚】抵死缠绵

这里发的是素版,想看肉的菇凉去微博看。微博名称:月满星河如瀑。 

 

 这只是肉文,香就行了呀,不要谈人生哦~

 


 

 

        关于明诚的苏联留学问题,其实他并不是毕业于莫斯科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而是列宁格勒的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是个特工学校,创建于1924年,存在一直是保密的,直到50年后才被苏联公开承认。

 


 

 

         特工学校自然比军事学院学的东西更广,除射击、驾驶、格斗、暗杀外,还有密写、化装、信鸽技术、甚至是防止梦话泄密。那么,有关勾引的技巧 .......所以不要以为阿诚哥是一张白纸,他懂得很多,会的很多......

 


 

 

 

 

 

 


 

 

 

 


 

 

 

 


 

 

                   (一)                 

 


 

 

       自从明诚左肩受伤后,明楼就担起了给他换药的差事。

 


 

 

明楼推开明诚房门的时候,明诚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有来得及擦干,偶尔还会滴落一两滴水珠。

 


 

 

       明楼拿着药箱,阴沉着脸:“不是对你说过,这几天不要洗澡吗?”明诚笑道:“肩上的枪伤已经无大碍了!”

 


 

 

       “什么是无大碍?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你不肯去医院好好治疗,伤口本来愈合得就慢,现在又沾了水。你把浴袍脱了,让我看看是不是完全结痂了!”

 


 

 

       明楼对明诚肩上这一记枪伤耿耿于怀,他知道,自己作为上司,他们合演的这一出戏,顺利地击毙了南田洋子,明诚这一枪可算挨得值了,但是作为大哥,他一想到这伤是自己的杰作,却免不了心头泛起闷痛——他把明诚从桂姨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是为了教导他培养他,可不是让他挨枪子的。

 


 

 

       明诚坐在床上,浴袍解开的极慢,似乎是故意放慢了动作,明楼走到他身旁坐下,一把扯开明诚浴袍,将它们堆在明诚腰间。明楼看见他胸前的白布果然渗出点点血迹,当下气得大骂:“小兔崽子,你翅膀硬了不听话了是吧,现在伤口渗血了,你好受了?几天不洗澡能熏死你吗?”

 


 

 

       明诚的头发不像平常梳得整齐,现下湿着,几缕发丝落下来,让整个人显得年轻了好几岁,就像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明楼大他九岁,其实明明是三十五岁的年纪,却因为是明家长兄,时时都端出长兄如父的派头来,倒添了几分老成。现在明楼骂他小兔崽子,还真挺符合语境的。

 


 

 

       明诚撇撇撇嘴:“我已经三天没有洗澡了,自己左手不方便,只能用右手,当然会扯到伤口了,下次大哥帮我洗吧!”

 


 

 

       明楼气得瞪圆了眼睛:“你。”

 


 

 

      “算了,大哥日理万机,我还是叫明台给我洗,他一定比大哥洗的仔细。”

 


 

 

       明楼浑然不知自己又提高了音量:“你敢。”

 


 

 

      “大哥,我头痛。”明楼这才注意到,明诚的脸比平时要红,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伤口感染发烧了吧。当下他就抬起自己的手,想要摸向明诚额头。

 


 

 

       明诚一把拍开明楼的手:“你的手太凉。”

 


 

 

       明楼只好把自己的额头奉上,想要贴贴他是不是真的发烧了。

 


 

 

       两人的额头还没碰上,明诚两片唇就含住了明楼的嘴唇。

 


 

 

       

 


 

 

       OOXX中,勿扰。

 


 

 

 

 


 

 

明楼去擦拭明诚身上的痕迹,明家大少爷含着金汤匙出身,何时伺候过别人。可是他擦着明诚射出的东西时并没有嫌弃,特别轻缓和细心,甚至带着一丝温情脉脉的意味来,他为明诚盖好被子,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直到明诚眼里浮起困意闭上眼睛。明楼才关上灯,走出明诚的房门。

 


 

 

明诚听见关门的声响,睁开眼,那眼中分明一片清明,一丝睡意也无。他起身拉开窗帘。

 


 

 

窗外一片漆黑,一颗星辰也无。

 


 

 

      

 


 

 

             (二)

 


 

 

       明楼再没有给明诚上过药。

 


 

 

       对于那晚发生的事,两人也默契的绝口不提。明诚人前叫着“先生”人后喊着“大哥”,对待明楼与往日并无不同,一副谦卑温顺的模样。

 


 

 

       可是明楼还是在他的行为中看见了疏离,以及他眼中足以刺痛明楼心脏的悲伤。

 


 

 

       明楼数次想要开口,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可是并没有合适的契机,不知觉间就拖到了次年年初。

 


 

 

       明诚光天化日下枪杀孤狼的事情被曝光,证据就握在梁仲春手上。

 


 

 

       明诚孤身一人前去同他谈判,明楼并不知情。

 


 

 

       76号情报处处长办公室。

 


 

 

       梁仲春就站在旁边看着,明诚始终石更不起来。

 


 

 

“阿诚兄弟,如果我看见自己想见的,那么这张照片就不会出现在藤田芳政的桌子上。”

 


 

 

       明诚垂下眼帘,认真思索:明台出了事,大姐因此对明楼介怀。汪曼春死了叔父,缠明楼缠得更紧,军统上层一直给明楼施压,日军对明楼的怀疑也越发显露。这个关键时刻,明诚想:他不能再给大哥添麻烦。

 


 

 

       明诚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把手伸进自己的西裤。他除了一张脸,没有任何一寸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梁仲春的视线下,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冷意,从指尖向心口蔓延。

 


 

 

        

 


 

 

        明诚自H中,勿扰。

 


 

 

 

 

明诚用力的擦拭自己的嘴唇,不带一丝情感,大步走出去。 

 

梁仲春坐在椅子上,拿着木头拐杖一下一下敲着自己的桌子。——既然他梁仲春可以看见这张照片,76号耳目众多,藤田芳政又怎么可能看不见。自己拦下了这张照片,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性命送到藤田芳政手中。一留一送,并不公平。这简直是拿自己的一条命换明诚的几天安生日子。真是愚蠢。

 


 

 

可他甘之如饴。

 


 

 

梁仲春拿起桌边的红酒杯,轻轻摇晃,红的像鲜血一样的颜色,散发一点醉人的香,在灯光的映衬下,杯底的一点白色药末还没有全部融化。他一举杯,将红酒利落的倒在了桌上的花盆中。

 


 

 

明诚来之前,他在红酒里下好了春药,本意是无论是诱哄还是胁迫,他都要明诚把那杯酒喝下去。他知道,明诚一定会喝那酒,明诚害怕拖累明楼,为了明楼,明诚什么都愿意去做。

 


 

 

梁仲春是嫉妒明楼的,在这个国家危如累卵的时候,无论是人人唾弃的汉奸,还是搅弄风云的卧底,过的都是不见天日让人窒息的日子。就算他明楼剑胆琴心,身在漆黑肮脏处还犹存的誓死报国之念。可是这样的伟大而悲壮的勇士,中国有千万,可是偏偏只有明楼一个人,有幸得明诚陪伴。

 


 

 

梁仲春舔净自己嘴唇上明诚的血迹,心里泛起一丝许久不曾有过的情感,而且他知道,这一种感受,他之后也不会再有。

 


 

 

他有多想,或者说多应该拥有一次明诚,毕竟自己这条命给了明诚,梁仲春是个斤斤计较的小人,事事打的如意算盘,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于情于理,都不该放过明诚。

 


 

 

可是就在几个小时前,明诚推开门走近自己的那一瞬间。他看见明诚打了一条深蓝色的领带,颜色有些暗沉,却更加衬得明诚脸色清透,眸子明亮如星。

 


 

 

这让梁仲春想起在几个月前,在海关总署的门口,两人交涉有关海关被扣的货物的分利。明诚也扎着这一条领带,身形挺拔如松,眼中透过一丝狡黠,明明努力摆出一份不耐烦的表情,端起一副敲诈人的模样,却依旧是掩盖不住一身的不卑不抗,一副正派的赤子心肠。

 


 

 

人在黑暗中呆久了,总是分外渴望阳光。

 


 

 

梁仲春感到明诚凑近了自己的耳边,他见过明诚许多次,和他说过许多话,可是他第一次听见明诚用着那样轻快的语调,似乎都带上了一丝调笑。梁仲春听见他对自己说:

 


 

 

“四成利。”

 


 

 

那样畅快清澈的声音,回荡在梁仲春耳边,让那一杯混着春药的酒,再也端不到明诚嘴边。

 


 

 

那时那日,爱上他,今时今日,也不必毁掉他。

 


 

 

梁仲春点起火,烧上那一张照片,连带着自己心中对明诚的绮念、情欲、爱恋,一并烧的干净。

 


 

 

只有胸口那久违不曾有过异样感受,就好像自己还是孩子时才曾体会过,在心口盘旋,越来越烈,让他心口都痛了。他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他只是有着一种预感,这样的感受,自己余生都不会再有,这茫茫大千世界,数万男男女女,这样的感受,他只愿意给明诚。

 


 

 

可是,他还是不知道,烧的自己胸口疼痛,却又带着一丝满足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直到日后梁仲春胸口开花,死在枪下,脑中闪过明诚微微嗔怒的一张脸,他才终于明白:

 


 

 

那是不舍,更是成全。

 


 

 

 

 


 

 

 

 


 

 

 

 


 

 

 

 


 

 

明诚的车开的很快,初秋的夜风已经凉了,很快吹干了明诚身上的冷汗,只是裤子里粘腻的液体,明诚来不及处理,只想着赶快回家,洗个热水澡。

 


 

 

可惜明诚前脚走近自己房间,明楼后脚就跟了进来。

 


 

 

明楼关门的力气很大,明诚不禁说道:“小点声,大姐这时候已经睡了。”

 


 

 

明楼看着明诚嘴上的伤,没有开口询问,却用目光一遍遍审视。明诚被明楼看的发毛,只得闷声到:”我自己一个不小心,咬破了。”

 


 

 

明楼走上前,拇指和食指掐住明诚下巴,拉近自己,近乎是嘴对嘴说道:“真的是自己咬破的?”

 


 

 

明诚不敢迎接明楼的目光,又想他赶紧走,好放自己去洗澡,不禁皱起眉:“我累了,大哥,有什么事明早再说可以吗?”

 


 

 

 

 


 

 

真正的ooxx中。

 


 

 

 

 


 

 

明楼再次把两人洗干净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明楼把明诚擦干,抱上床。

 


 

 

明诚累的眉毛都微微皱起,嘴角却是上扬的,像终于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明楼抚摸了明诚的唇瓣,想了想,却还是把一个吻落在明诚额间。他为明诚掩了被角,自己走到窗前,点了一支烟。

 


 

 

阿诚,大哥将你养大,既是你的兄长,操心你的衣食住行,又是你的老师,给你传道授业解惑。大哥一直对你知无不言,但是原谅我,最后还是忍不住两次欺骗你。

 


 

 

第一次,大哥对你说,我不爱你。

 


 

 

我又如何能不爱你?

 


 

 

你和明台几乎同一年进入明家,大姐对明台母亲有愧,一直把明台照顾得近乎于溺爱。她能给你的时间自然少了。我大你9岁,管教你的责任就落在了我身上。那时候我不到二十岁,自己还是个大孩子,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脑筋在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养育你教导你。让你不像明台一样依赖于家人,可以养成独立的性格,又要兼顾你那颗敏感自卑的心,让你意识到,你的哥哥姐姐弟弟永远不会抛弃你,你曾经所受的痛苦,再也不会重来。

 


 

 

我的心血没有白费,你一步一步按着我的期许长大——正直,善良,聪慧,在国破家亡面前有一颗忠心报国的赤子之心,在伪政府官员和日本军官面前进退得宜,谈笑自若。对长姐长兄尊重,对幼弟爱护有加。但是最让我欣慰的却是,幼时桂姨对你的虐待没有在你心里留下仇恨的种子,你依旧待人真诚,予人信任。你是我最优秀的作品,也是最让我骄傲的弟弟。

 


 

 

我这一生,都不想让你离开我身边,要让你永远在我羽翼下,我才心安。尽管我知道,你早就有了独挡风雨的力气。

 


 

 

第二次,就是刚刚,大哥对你说,我最爱你。

 


 

 

可是很抱歉,我对你的爱,不是你对我的带着独占和爱欲的那一种。当然,这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忘了,大哥最会伪装,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表现出对你难以自控的独占,和永不餍足的情欲。只要你愿意。

 


 

 

你期许我给你的那种爱,我生命中也曾有过,给了十六岁的、那个喊我师哥的女孩。

 


 

 

当我回到上海,我曾经的家乡,我如今的战场。我就知道,我这一生,再也没有了纯粹的爱情。

 


 

 

但我有了你,或者说,我终于等到你长大,可以与我比肩。

 


 

 

你是我黑暗中相扶相依的知己,是我可以放心依靠的亲人,是可以解救我于危难的战友。

 


 

 

我何其有幸。这家国破碎的暗夜里,终于不用一个人踽踽独行。

 


 

 

现在你沉沉睡去,梦里都带着笑,我知道,你在梦见我,梦里我们一定彼此相爱。

 


 

 

可是你永远不会知道,作为你的兄长,你的上级,我更希望有一天抗战胜利后,你可以娶妻生子,有一个平淡而正常的家庭。

 


 

 

所以,原谅我,在你勾引我的时候拒绝你。那只是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你对我没有执念时,遇见你心爱的姑娘时,可以不用怀有愧疚之情,利落的离开我,毕竟,我们这一场畸形的感情,由我主导,是我哄骗你,诱奸你。所有的伤和罪,大哥替你背。你只要幸福快乐就已足够。

 


 

 

但是在此之前,站在悬崖边上的我们,如果你要我的爱,要我的身体,我都可以给你。

 


 

 

甚至为了你,我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善妒的人,我知道,你喜欢看见我为你疯狂。

 


 

 

我愿意想情人一样爱抚你,取悦你。

 


 

 

因为,我一直记得我送你去法国留学时,你对我说过的话,它一直刻在我心里。

 


 

 

你说:“大哥,你是我这艰难一生中最不曾预料的馈赠。”

 


 

 

我如何忍心让你失望。你想要的一切,大哥都愿意捧给你。

 


 

 

所以,阿诚,原谅我。

 


 

 

原谅我。

 


 

 

不爱你,却又最爱你。

 


 

 

 

 


 

 

 

 


 

 

(三)      

 


 

 

          这之后的时光是明诚不愿惊醒的一场梦。美好的让人沉醉。

 


 

 

          ——如果明楼在性事上可以让明诚做主,那就更完美了。

 


 

 

          明楼嗜睡,总是明诚醒得早,但是一般时候明诚并不起床,赖在明楼身旁,等他醒来。

 


 

 

          只是明诚今天却有要紧事,要早起,明诚只得在明楼下巴落下一吻。蹑手蹑脚的起身,去浴室洗漱。

 


 

 

          明诚往浴缸放满水,站在浴缸边,刚脱光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踏进去,自己的腰就让一只大手握住了——那手上有枪茧,磨着明诚的腰眼。

 


 

 

         

 


 

 

 

 


 

 

          又在ooxx中。

 


 

 

 

 


 

 

 

 


 

 

           

 


 

 

           明诚记得自己十岁的时候来到明家,刚来的时候睡不安稳,总是梦见自己被虐待被追赶,明楼没办法,只好把他搂在怀里,哄着他“阿诚,别怕。”

 


 

 

           十一岁的时候,明诚已经被明楼送去读书,明诚聪慧,一年的时间已经赶上同龄孩子的进度。明楼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摸着明诚的小脑袋瓜说:“阿诚真聪明。”

 


 

 

            十二岁的时候,明诚开始读历史,读到汉武帝的时候,他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通——西汉的皇后陵一般建在帝陵之东,可是为什么刘彻茂陵的东北面理应安葬皇后的地方,葬的却是大将军卫青。明楼说:“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十三岁的时候,明诚第一次遗精,粘在明楼睡衣上,醒来后他吓得哭出来,害怕明楼嫌弃他脏,不再与他同睡。明楼笑着点他的鼻子:“阿诚长大了。”

 


 

 

            十四岁的时候,明诚第一次收到女学生的情书,他手足无措的去找大哥,明楼搬起脸说:“要是让我发现你荒废了学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十五岁的时候,明诚第一次见到汪曼春,明楼搂着她的腰,她笑盈盈向明楼招手:“阿诚,过来。”明诚站在不动,明楼喊他:“小兔崽子,还不过来。”

 


 

 

            十六岁的时候,明诚第一次梦见不穿衣服的明楼,第二天起床明楼帮他擦嘴角的口水,明诚挣扎着往后躲,明楼一把将他按住,用力擦干净。“一大早,别扭个什么。”

 


 

 

             十七岁的时候,明诚第一次偷偷亲吻明楼,明楼发现了打他屁股。“反了你了,明天滚回自己房间去睡。”

 


 

 

              十八岁的时候,明楼和汪曼春分手,明楼跪在大姐面前,脊背挺直,却神情落寞。明诚懵懵懂懂间知道明楼是在悼念自己夭折的爱情。明诚走上前,用单薄的身体环住明楼,明楼转身回抱他,声音都在流泪:“阿诚”

 


 

 

              十九岁的时候,明诚在机场送走明楼,心里不舍难过,却还装作小小男子汉的模样不肯流泪。明楼把他按在自己胸膛:“阿诚乖,在家要听大姐的话。”

 


 

 

              二十岁的时候,明楼回家过年。明台淘气,弄丢了明楼送给明诚的袖扣,明诚不由分说,和明台扭打在一起。明楼骂他:“二十岁的人了,跟个小孩子打架。”

 


 

 

              二十一岁的时候,明诚终于知道自己爱着明楼。他们却隔着千山万水,大半个地球,明诚偶尔躺在明楼房间。一闭上眼,就好像听见明楼推门的声音。“阿诚,大哥回来了。”

 


 

 

              二十二岁的时候,明诚终于拿了全额奖学金,赴法留学去找明楼。明楼瘦了一圈,明诚第一次见到对自己撒娇的明楼。他说:“这里吃的不好,以后阿诚要给我做饭。”

 


 

 

              二十三岁的时候,明诚和苏珊分开,明楼怕明诚心里难受,陪他喝酒,喝到醉处,明楼说:“阿诚,大哥希望你可以找到与你真心相爱的女子。”

 


 

 

              二十四岁的时候,明诚加入组织,任务失败落在明楼手上,明诚跪在雪地里向明楼求饶。明楼拿枪指着他,声音虽然严厉却带着一丝欣慰:“阿诚,站起来。”

 


 

 

              二十五岁的时候,明楼送明诚到伏龙芝受训,明诚第一次向明楼敞开心扉“大哥,你是我这艰难一生中最不曾预料的馈赠。”从来流血不流泪的明楼红了眼睛,将他揽入怀中:”阿诚,大哥永远在你身边。“

 


 

 

              二十六岁的时候,明楼为了消灭南田洋子枪击明诚,明诚怕明楼内疚和他插科打诨,明楼伸手拍明诚脑袋,眼里却全是心疼。“阿诚,忍着点儿。”

 


 

 

               二十七岁的时候,明诚被明楼狠狠占有,明楼不正经的像个登徒子一样欺负他。高潮后终于饶过他,叮嘱他道:“行动的时候小心点儿。”

 


 

 

               ——明诚的生命里,点点滴滴,都是明楼。  

 


 

 

 

 


 

 

 

 


 

 

              抗战胜利后,明楼去北平找明台喝酒。彼时硝烟弥漫,兄弟俩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怎么不一醉方休。

 


 

 

              明台的房子简陋,屋内没有什么摆设,一张沙发又窄又旧。明楼六年前身份暴露被捕入狱,虽说事后证据不足无罪释放,可惜牢里受了刑,腿脚却是不大好了。明台扶明楼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取了一旁的矮板凳。两人一盘花生,一瓶二锅头。

 


 

 

              说着前尘旧事。

 


 

 

              喝到尽兴处,明台拿出藏在怀里的照片——老旧的泛黄的旧相片。像里的女子灼灼其华,美好的让明台湿了眼。明台伸出手指,指尖摸过照片中的女子,连带着摸过女子身旁那个二十一岁的自己。

 


 

 

               一滴眼泪落下来。明台喃喃道:“我总是想不通,自己年轻时怎么有那样一个坏习惯,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怎么就不想用了呢?被玷污过的爱人,我怎么就不愿意拥有呢?”

 


 

 

                 明楼看着他,却并不接话。眼里只剩一片苍凉寂寥——明台知道明楼在可怜他。

 


 

 

                 可是想想明楼的这些年,明台也不禁寂然。

 


 

 

                 他有一句话,七年前就想问明楼,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该开口,可是今天借着酒劲,他有了勇气。或者说,他始终替那个人不甘,想替那个人向明楼求一个答案。

 


 

 

                  “大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话说出口,明台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艰难。

 


 

 

                   明楼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轻轻拍着明台握着照片的那只手:“明台,大哥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

 


 

 

                   明台这一瞬间突然明白,刚刚明楼眼里的苍凉寂寥,不是同情他,而是同情明楼自己,那漫长的余生。

 


 

 

                   喝到最后,两人都昏昏沉沉得要睡着了。

 


 

 

                   明楼脑海里最清晰的还是年幼的明诚,就像是父母爱着孩子,可是视觉上最喜欢的,还是孩子的小时候,稚子可爱,童言无忌。

 


 

 

                  明楼想起明诚刚来明家的那一天,明诚仰着一张小脸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一双眼睛光华流动灿若星辰,纤长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遮住了明诚眼中明楼的倒影。明楼伸手牵住明诚,只觉得自己掌中的小手纤细而冰冷,紧张的微微颤抖,像是蝴蝶扑簌着翅膀,落在明楼心上。

 


 

 

                  明诚营养不良长得小,明楼蹲下身刚好对住明诚目光。明楼不禁微笑,对着那小人说:“阿诚,以后你要叫我什么?”

 


 

 

                  明诚一只手握在明楼掌中,一只手怯生生的去拉明楼衣角。声音清朗,又带着一丝悦耳的香甜:“大哥......”

 


 

 

                  明楼心满意足的安心睡去。

 


 

 

                  明楼做了一个梦。可惜梦里没有年幼的阿诚。

 


 

 

                  只有一副成年男子的白骨,明楼将它抱在怀中,抵死缠绵。

 


 

 

                  明楼醒来时,终于禁不住泪流满面。

 


 

 

                   ——原来不知不觉间,这才是自己内心深处,连自己都不曾发现的,隐秘的爱恋。

 


 

FIN

 

 

 

评论(14)

热度(382)

  1.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北落师门:
  2.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北落师门:
  3.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北落师门:
  4.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5. 苏瑾颜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