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楼诚】情丝绕

                情丝绕

 

 

 

 此文收录在《五味杂诚》同人本中,有略作修改

 

 文案:明楼早知橱窗隔住烟花,可望而不可得。却忘了烟花盛开不过一瞬,刹那芳华,之后便归于黑暗——就像他失了明诚的寂寥人生。 

 


 


 

 

                          (一)

 

      傍晚的时候下了雪,纷纷扬扬,已是初春三月,这雪自是不冷的,反而增了几丝浪漫。

 

       明楼进了门,还没换上拖鞋,明台就一把冲出来抱住了他:“大哥,没想到我今天就回来了吧,锦云怀孕啦,不方便坐飞机,我便自己提早一天回来了。大哥,我要当爸爸了,你到时候要来北平看侄子呀!”

 

      明楼看着他神采奕奕的脸,欣慰的拍拍他的肩,一时却又感慨万千,他废了无数心血带大的弟弟,早已不是被王天峰抓走时稚嫩却挺拔的21岁少年,一晃6年过去了,抗战都胜利了,时光也将他打磨的越发成熟,他现在就快成为一个父亲了,27岁——那一年明楼为了取信南田洋子,一枪打在明诚左肩,那时候的明诚就是27岁。

 

 

 

      明诚,他的弟弟,他志同道合的战友,他心神向往又不敢触碰的,爱人。 告诉我,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美吗?法国现在下着雪吗?

 

 

 

      明楼只觉得眼角发涩,他用力眨了眨眼,推开明台,轻声说:“让阿香给你做些你爱吃的,大哥头有点痛,吃饭不要叫我了,明天大哥和你好好聊聊,你刚下飞机,好好休息,今天早点睡,”明台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一次又只待两天,明楼不想他心里发堵。

 

 

 

        没等明台反应过来,明楼就上了楼,打开衣柜,只见最下层居然摆放了许多的洋酒,明楼拿起一瓶,倒上一杯,想起当时明台给他这一箱酒时说的话:大哥,我知道阿诚哥和方若姐去了法国你心里烦闷,这是我朋友给的好酒,绝对的好东西,中文名字居然叫情丝绕,多么缠绵的名字。

 

 

 

      情丝绕,绕骨情丝,明楼举杯,轻饮一口。

 


 

 

                   (二)

 

 

 

        1945年,抗战已胜,中共上层考虑到和国民党微妙的关系,有意把曾卧底到军统的明楼和明诚驻派到法国,明楼拒绝了,却不想阿诚居然同意了。

 

 

 

        8月15日本宣布投降,8月17明诚便来同他告别,带着那个叫方若的姑娘。

 

 

 

        姑娘小巧玲珑,眉目都是灵气,就在楼下,明诚替她打开车门,姑娘羞涩的将一个吻印上明诚的下巴。明楼在楼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内心苦涩难盖。

 

 

 

      “大哥。”一进门,明诚就扑通一声跪下了,倒给明楼吓了一跳,“大哥,我打算去法国了,和方若一起。这些年大哥亦兄亦父,养育我教导我,此去一别,便不能时时在大哥身边了。”

 

 

 

       明明是八月盛夏,明楼只觉得瞬间一桶冰水从头而下,瞬间连呼吸都冷了,他顾不上新上门的姑娘,只觉得跪在地上的青年那挺直的脊背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心里。

 

 

 

       原来,仅仅是远观也不能了吗?

 

 

 

      “阿香,带这位小姐去泰山百货转转吧,然后把小姐送回家。”明楼好像没有听见阿诚的话,一边递给阿香一个钱包,一边扫了一眼方若姑娘,阿香识趣的带走了方若。

 

 

 

      “大哥,抗战已胜,我留着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让我和心爱的人去过自己的生活吧,明台已经成家了,大哥也该为自己打算了。”

 

 

 

       明楼确定她们走远了,眼里的那一丝无助和伤感便再无所藏,他终于低下头,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年,却又用着类似恳求的语调说:“阿诚,不要走,留在大哥身边。”

 

 

 

    “留在大哥身边,做什么,呵。”那一声“呵”明楼如不是仔细听,仿佛就是他的幻觉,但是他知道,或者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声鄙夷的确来自阿诚。明楼手指收紧成了拳。心里漫过排山倒海的绝望——阿诚还是知道了。

 

 

 

         知道他对着自己的弟弟怀着这样不可告人的心思。

 

 

 

       是啊,阿诚这样八面玲珑的人怎么会猜不到呢,他看着阿诚的眼光,就像看着一朵小心翼翼不可触碰的玫瑰。

 

 

 

            (三)

 

 

 

       那日他们庆祝抗战胜利,饮了好多酒,明楼明诚都非不胜酒力之人,此时却都想一醉方休,只觉得内心澎湃,唯酒以祝。明诚饮的比明楼多,直喝的两颊微红,眉眼弯弯,眸中似笑意盈盈,一声声喊着:大哥,大哥,真的等到抗战胜利了。明楼一手扶住明诚肩头,一手却摸上明诚眉骨,心中想:若是能吻上这一双眼,若是能,那便别无所求了。

 

 

 

        身体快于大脑,明楼只觉得明诚的睫毛刷过他的嘴唇,那一丝微痒,让明楼的心脏几乎跳出胸腔,这一吻,好似亲吻着他余生的所有时光。等到明楼从这美妙的亲吻中清醒,明诚已经睡着了。

 

 

 

         不过两天,明楼心头的悸动尚未平息,明诚已经准备好和一个女子远走高飞。

 

 

 

          明楼看着明诚,任由他跪在自己的脚下,那一声鄙夷就是一个讯号,向明楼宣告:自己的余生都不会快乐了。

 

 

 

         大姐死了,明台去了北平,他隐忍爱着的,无限渴望拥有的,却又竭尽所有自控力保护着的小白杨,就要和别人双宿双飞了。

 

 

 

         明楼一直知道自己对于明诚的意义,如兄如父,明诚的榜样,明诚的信仰,明诚为国尽忠的赤子之心传承与他,明诚为苍生谋利的牺牲大爱传承与他,明诚对敌人的铁骨铮铮和对家人的满腔柔情传承与他,明诚的成长里满满的都是他,明诚终其一生都想成为一个像明楼一样为国为家付出一切的无名英雄。知道自己崇拜的大哥对自己怀着这样肮脏的念头,已经摧毁了明诚心里那个如同信仰一样的大哥,他又如何可能让自己的信仰压在身下。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刺的明楼几乎留下泪来,他觉得自己再看一眼明诚都是煎熬。

 

 

 

        于是他弯腰拉起明诚,像小时候明诚刚来明家不小心犯错寻求大哥庇佑一样拥抱着他。

 

 

 

       “方若是个好姑娘,大哥不必担心,和她在一起,好像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好像不用对任何人伪装了,大哥”明诚感觉明楼的眼泪一滴滴透过西装砸进自己的衬衫里,明诚从来不知道大哥那么多眼泪,好像要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那些眼泪烫的他几乎被灼伤。“大哥,大哥。”明诚想了一百种大哥应该对他的反应,也许把他锁在家里,逼他留在他身边,甚至动手打他。可是大哥就是这样伏在他肩膀上痛哭,哭声似乎都有了一种末世的悲凉。明诚手足无措,忐忑间只好说道:“大哥,以后明台回来看你的时候,我也回来,都是弟弟,虽然法国比较远。“

 

 

 

        明楼像是没有听见明诚的话,推开他,甚至没有再看着他,轻轻说了一声;“去吧”。

 

 

 

      于是明诚的记忆里,就是大哥连一个目光都没有给他,转身上楼的那个仿佛已经苍老十岁的身影。

 


 

(四)

 


      回忆就在这里戛然而止,明楼直接拿起了情丝绕的瓶子,对着瓶口,一饮而尽。

 

 

 

      阿诚,阿诚。你什么时候回来?

 

 

 

    好像就似上天总会偶尔怜悯一个情根深种的痴人一般,明诚推门而入,“大哥,我回来晚了了,哎呀,你又喝那么多酒!抗战胜利,你也不用每天都庆祝吧!这是不务正业,明长官”

 

 

 

     明楼眯起眼睛,带着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夺走他酒瓶的青年。

 

 

 

     天气炎热,明诚的额角有细细的汗珠,好像是跑着上楼渗的汗,眼睛皎洁又明亮,看着谁都好像一脸情深的样子,下巴有一点翘,记得那天方若把吻印在阿诚下巴,明楼涌起一丝想咬一口他下巴的乖戾。

 

 

 

     没错了,是他心心念念的阿诚。

 

 

 

     于是,明楼一边抓住了明诚的手腕——就像他无数次遐想却用力克制的念头那样。

 

 

 

     阿诚手指修长手腕却极细,明楼一只手握住两个手腕毫不费力,明楼哼了一声:”小兔崽子,回来了!"

 

 

 

    明诚没吱声,手腕却又没挣扎,任凭大哥握着,明楼心下满满柔情,慢慢凑近他,鼻尖几乎贴上他:“想大哥了?” 明诚的手霎时一挣,半是委屈半是疏离。

 

 

 

    明楼就是被这个眼神激怒的,脑中的弦一下子就绷断了,又是这种眼神这种表情,喝酒的人最不理智,明楼一下将明诚抵在墙上,情动间又满是愤怒。

 

 

 

    明楼最怕明诚这样看着他,就好像明诚悲悯他爱上了自己的弟弟,又好像明诚恼怒他对不起大姐对不起明家的列祖列宗。于是明楼用空闲的那只手捂住了明诚的眼睛。

 

 

 

   “大哥,你放开我。”明诚看不见光,剧烈地想要挣脱,腿往前一动,心下一凉,那抵在自己身上的灼热,大哥居然这么容易就情动了。

 


 
    “大哥,大,哥,明家收养我,教导我,我,我怎能让明家香火断了呢!”明楼笑了,心想:阿诚是怕了,要不留了洋的人嘴里怎么还说着“香火”明楼低低笑出声,身体却更贴近,那一部分仿佛挤进了阿诚腿间,嘴唇擦过阿诚的耳朵:“有了你,还要什么子孙香火。”

 

 

 

       肉的部分请去微博,ID与LOFTER同名。

 

    

 

     明楼被他逗得低低笑出声,伸手抚摸明诚脸颊,吻上他的眉心:“你记不记得,你十四岁那一年生了一场大病,阿香不在家,大姐又要去苏州进货。临走时让我照顾你。你小小年纪就会察言观色,怕我扔下你不管你,处处讨好我。半夜你醒来,看见我给你换毛巾,你拉住我的手对我说了一句话。”
 

 


     明楼解开他被自己腰带绑住的双手,吻着明诚的眼睛。“阿诚,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

 

 

 

     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睛,看见明楼眼里那个面含春色陌生的自己,他撇过头不说话,一滴泪却从眼睛划过。

 

 

 

     明楼吮干那滴泪,将自己又往明诚身体里送了送,逼问他:“你说了什么?”

 

 

 

     明诚被迫着睁开眼:”我,我,我说,‘大哥对阿诚这么好,阿诚长大后也要留在大哥身边。’”

 

 

 

     明楼眼里一瞬间闪过希冀、渴望但更多的是不安。明诚看见明楼叹了一口气,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声音中透着无限的疲惫,问他:“那现在呢!”

 

 

 

    明诚印象中的明楼不曾如此脆弱,放佛他就是明楼的所有。明诚想到,大姐已经去了好几年,明台也和锦云去了北平。偌大的明公馆曾经热闹喧哗,现在却只有明楼一个人了。

 

 

 

    他犹豫了许久,就像挣扎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最后还是妥协了,认命一般抬起被明楼绑出勒痕的双手,慢慢地搂住明楼。

 

 

 

    “我留下。”

 

 

 

 

 

            (七)

 

      明楼这一觉睡的安心又踏实,打开房门,放佛已经飘来了早饭的香气,他拾起地上的酒瓶,打开衣柜,将它和另外的7个酒瓶整齐的摆放在了一起。八个,从高温炙热的盛夏,到春水初开的早春,原来明诚离开他去法国,已经八个月了。
 

 


     “大哥,早饭好了!”明台,一个月就能在家呆上两天。叫他好好休息他偏偏不听抢着做早饭,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啊,大家都变了。物是人非啊。好在还有明台,知道他内心酸楚无法排解,给他送来了情丝绕。

 

 

 

    情丝绕,梦所思。明楼知道,这辈子都离不开它了。多好的酒啊。每个月放纵自己饮上一次,梦上一场,觉得人生也非是没有快意。

 

 

 

    现实里,自己不敢将心意说出口,连他远走都不敢挽留,在梦里却可以把他揽在怀里,肆意拥有。

 

 

 

    现实里,他痛恨鄙夷自己爱上他,在梦里他虽不愿与自己欢好但也最终接受。

 

 

 

    现实里,他与心爱的女子携手,离开明家,在梦里,他怜惜自己孤身一人,终于肯为自己留下。

 

 

 

    明楼走下楼梯,手指抚上扶手的浮灰,明台已经坐在餐桌前等着自己了。明楼嘴角一弯,眼里似有了一丝笑意。

 

 

 

    虽然八个月了,他不曾信守承诺回来看自己一次,可是每个月喝着明台送的酒,谁又能说他明楼没有求仁得仁!

 

 

 

     情丝饶在喉,所思可入梦。

 

 

 


     此后山南海北,不得相见。想他明楼忧国忧民操劳半生,最终所求,不过一场好梦。

 

 

 

     一场空。

 

 

 

 

TBC. 有番外 戳这里 

http://linwanhan.lofter.com/post/1d73ffe8_8b9c3f7
 

 


 

评论(23)

热度(157)

  1.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北落师门:
  2. 红叶白石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北落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