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楼诚】蟒蟒心里苦

              




 




Ps:我才不是黑砸(才怪




 




 




 




 早上起来明楼气就不顺,想起一向唯他马首是瞻的小阿诚,昨晚居然敢威胁他说“再。。。就不许上我的床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还说的那么大声,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明台听去。他越发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阿诚你不要以为和梁仲春那个小子混上几天,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明楼拉着个大脸往楼下走,准备吃早餐。早餐很丰盛,明楼却只看见饺子,当下拿起筷子,直奔饺子而去。夹了一个放进嘴里。他觉得自己内心的伤痕已经被抚慰了。七八个饺子瞬间就进了自己的肚里。就在阿香端来第二盘,明楼的筷子朝着饺子伸过去的时候,明镜一筷子打在了明楼手上。明楼整个人懵逼在那里。




 




               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从大姐知道自己的共党身份后,大姐心疼他在伪政府步步为营,再也没有对他动过手,就连知道了阿诚和自己的恋人关系。大姐只是问他:“是否想清楚了?”就默许甚至肯定了他们的关系。晚上阿诚睡在明楼房里。大姐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呢,他只是夹了一个饺子。明楼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姐一反常态,平时明楼一定要和她理论理论的。只是昨天在阿诚那里受的气还没撒出来,他现在不想和她说话。于是他扔下筷子准备上班去了。阿诚见状赶紧跟上去。




 




                在车上,阿诚看着明楼摆着一张臭脸,就想哄哄他:“大哥,你别生气,以后就算你再。。。额。。。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阿诚也都会在你身边。“明楼哼了一声:”你保证,昨天床上嫌弃我的话,你不能再说了。“阿诚连连答应。明楼才觉得心里好受一点。




 




                一上午,明楼脑海里都是明镜那一反常态的反应,至于吗?自己就多吃了几个饺子嘛,用得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自己吗,还,还动手。更年期吧!




 




              中午,明镜走出房门正好看见明楼明诚下班回来,明诚长脚一伸下了车,挺拔英俊,像株小白杨。明镜弯着嘴角欣赏:阿诚棱角分明,眉眼清澈,如霁风朗月。这样好的弟弟,是她明镜养大的。着实让人欣慰。




 




 




 




             只是明镜还没从美好的感叹中回过神,阿诚已经把后排车门打开了,只见明楼顶着一张大脸,略带艰难的钻出车门。明镜当下也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了。只想在父母坟前哭一场。




 




 




 




      她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心里念道:阿诚啊,苦了你了!




 




 

 




 




(哈哈哈,笑死了)




 





 




 




               拉个脸:东北话,大概意思是不高兴,脸色不好看。但你们说为什么明楼是“拉个大脸”呢?嘻嘻嘻……

评论(36)

热度(131)

  1. sherry's house北落师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