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当你老了(情丝绕番外二)





 天朗气清,明诚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照例星期五早上的课程是自由交流,每当这个时候都是明诚比较头疼时候,这些学中文的孩子大多和他混熟了,一到自由交流的时候,什么七七八八的问题都上来了。同学们又对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充满了兴趣,每次下课铃声响起了,明诚还是无法抽身,甚至被学生追到办公室去。




 “老师,你觉得中国人崇尚的孝道和西方国家相比,最特别之处在哪儿呢?”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父母在,不远游。’意思大概就是父母把孩子抚养长大,慢慢变老,孩子应该守在父母身边,不要远走。”




 “老师,那你怎么还跑到离故乡那么远的法国来教书呢?你的父母怎么办呢?”




  明诚伸手扶向额头,看吧,该来的还是要来。他叹了口气,却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我自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是我大哥把我带大的。”




  提问的学生又在举手示意,恰好下课铃声响起了,明诚便逃也似的走出教室了。他想,应该和院长建议一下,每星期一次的交流课改成一个月一次吧。饶是他年近不惑,耐心越来越好,也是承受不住啊。




  天气越来越冷,明诚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快步走出校园。学校和家距离不远,只隔了一个热闹的街道。他穿过稠密的行人,往家走去,却突然在要转弯的街口停下来。




  他突然有了某种感觉,就像曾经熟悉到了血液里却又经过7年时光洗礼快要遗忘的感觉。就如同空气中的分子弥漫到他周身的一切。




  他环顾四周,街边的店面客人依旧很多,小餐馆里依旧是学生吃饭喧闹,行人大多步履匆匆,所有的一切与他平日里所见的,并无不同。




  他苦笑一下,心想是自己的错觉了,继续大步向前,却在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看见巷子里停了一辆车。




  明诚并不认识这辆车,可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他知道车里的人是谁。他用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思考踌躇,最后改变行走路线,越过人行道,朝小巷走去。




  虽然车窗是暗玻璃,外面的人看不见自己。明楼却紧张的从靠背上直起身,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他看见明诚隔着车水马龙,在马路的另一侧,看向他,并且向他走来。




  明楼没有下车,就任由明诚在自己的视线里由远及近,他胖了一点,肩背依旧挺拔,眸子里是淡然的底色,嘴角似乎带了一点微笑。明楼看着他大步朝他走近,又大步离开。




  明楼闭上眼,他鼓起所有勇气来偷偷看他一眼,却只有这一场擦身而过的告别,快得好像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场幻觉。




  恨只恨,此生长。








  明诚回到家的时候,方若已经在准备午饭了,儿子明明捧着一本书,歪着小脑袋在那聚精会神的看。六岁的小男孩,却不喜欢上蹿下跳,汉字识的多,就爱看书,也喜欢装老成,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学究气息,也不知道像谁。




  明诚觉得好笑,走近他,摸他的脑袋说:“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小家伙抬头看了他一眼:“爸爸,你坐下,我给你读诗吧”




  明诚弯腰亲了一口他的小脸蛋儿,笑着说:“你认识那么多字吗?”小家伙不高兴了:“这本叶芝的诗集从小你就读给我听,好多诗我都会背了好不好。”




 “好吧,爸爸洗耳恭听!”




  小家伙爬进明诚怀里,坐在他的腿上,用稚嫩的嗓音读着: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






   明诚面带微笑的听着,阳光温柔的洒向房间,饭菜的香味已经出来了,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蹭着自己的胸膛。




   岁月静好。




   却还是有一滴泪自眼角划过,在衣领上开出一朵水花儿。












Ps:情丝绕至此全部更完,我尽最大的努力向happy ending写了——楼诚见了一面,阿诚对明楼的感情妹子也可以见仁见智了!但是似乎只能这样了,表打我。接下来会开新坑,阿诚单恋大哥,保证HE.甜死你们!

评论(3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