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愿笔底有烟霞。

一个简单粗暴的印调

推推推!

嘿!就让你找不着:

不晓得你们还记不记得《不甘示弱》了,马上要印了(然而写的人还没改完没写完番外。

大概20w字不到,封面精美,纸质精良,有两张明信片,或许三张,周边徽章。还有我cp 腰子极大的CC的一篇番外大肉,以及不如她腰子大的我的未放出番外。

很严肃认真的统计一下人数,不到xxx个人我就不写了打滚(然而并不用理我…


其实会放TXT的,你们也可以…😂😂😂嗯!


要的麻烦点个小红心~



感觉熊孩子弟弟也没有那么欠揍了!毕竟你可以用iPad制服他!
其实他本来还会给我画张楼诚的,但是在我手欠的用口红给他画的KKW涂红脸蛋儿后,熊孩子觉得我毁掉了他的“作品”,拒绝再为我画任何东西……
(原图来自于巴扎嘿太太)

文章汇总

做个汇总。

 

 

 

中短篇。有肉走肾:

 

【楼诚】抵死缠绵

 

【楼诚】情丝绕 及番外

 

【荣霖】情事了

 

 

 

长篇。更时不定。

 

【蔺靖】山河永寂  也许名字会改成 追哭包记

 

 

 

 超短篇。有时逗比有时文艺。

 

【楼诚】蟒蟒心里苦

 

【苏靖】明日隔山岳

 

 

 

欢迎小天使来催文,因为这个人得了懒癌。

萌!萌!萌!
猪和白菜的故事!
快来看呀

腐得安然若素:

【殊琰】极品龙涎小花猪和水晶白菜的故事
话说最近大梁菜园的园主十分高兴,因为他家大公子萧景禹经历十七个日日夜夜的不眠不休,终于在自家实验室里培育出了一种全新的白菜改良品种——传说中的水晶白菜!
要说这大公子萧景禹,为了这颗水晶白菜那可是没少操一点心啊!
自打这白菜种子种到大梁菜园里那一天开始,大公子萧景禹就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种白菜上!每天精心呵护着它,不仅给白菜浇水施肥,培土捉虫,还要躲着经常来菜园里糟蹋白菜的小猪们……
话说那些小猪,统统都是大梁菜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各位股东家养的宠物,可别小瞧了这些小猪们,平日里哼哼唧唧能吃能睡,见人撒起泼来,却是一只更比一只凶。就连负责菜园内围安全的保安队都不敢公然去招惹它们。
要说这平日里,每家每户都种菜,各位董事家的白菜更是堆积如山,哪里就吃没了?但这些小猪们从小娇纵惯了,偏偏放着自家的白菜不吃,却总喜欢跑到菜地里去糟蹋别人家种的菜,保安队每每遇到此种情形,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这也让大梁菜园园主萧选一度十分地头疼!
今日里也是一样,眼看着园主的亲妹妹笠阳夫人家养的那只双色小花猪,一进菜园门就直奔着集团策划部总经理、董事会成员之一的董事言阙家的小白菜豫津直冲过去,笠阳夫人的老公,大梁菜园保安队队长谢玉顿时急得直跺脚!嘴里骂着:“景睿!你丫赶紧给我回来!言董事家种的小白菜也是你能糟蹋的么?”说完撒腿就跑过去,将自家抱着小白菜豫津不撒蹄子的小花猪给提溜了回来。
回过头来,谢玉对言阙又是赔礼道歉,又是点头哈腰,那样子别提多狗腿了,看得一旁的夫人笠阳只是摇头,事后还不停埋怨自家老公没骨气:“不就是一兜白菜么?哪里就不能让咱家的景睿吃了?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吧?”
“夫人,话可不能这么说,”谢玉道:“这董事言阙可是我日后晋升董事会的一大助力啊!如果当前不与他拉好关系,明年的董事会成员推荐,我谢玉又怎么能争取到他的支持呢?”
笠阳想了想,自家老公出身低微,如今亦不过凭借她的关系得到了保安队队长的位置,日后要倚仗言阙家的地方的确不少,如今处理好关系也确实应该,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拍了拍自家小花猪景睿的背,轻笑一声道:“景睿这孩子,每回来都往言阙家的菜地跑,我看他是真心喜欢那兜叫豫津的小白菜,要不哪天我让哥哥替咱们说一声,等那兜白菜长成了,也别拉去菜市场,回头让言阙把它直接送到咱们家吧!景睿既然喜欢,多花些钱预订下来也是应该的嘛!”
谢玉听夫人此言,连连点头称是,就连笠阳夫人怀里的小花猪景睿也兴奋得手舞足蹈。
每日大梁菜园里,诸如此类的事情可说是不胜枚举。
然而这些小猪都算不得什么,其中最让园主萧选和大公子萧景禹头疼的,便是大梁菜园董事会董事兼保安部总经理林燮家养的那只极品龙涎小花猪。
说起这只小猪来,大梁菜园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只小猪天生品相极佳,长得圆滚滚胖乎乎不说,还十分讨人喜欢,据说是林燮夫人晋阳从拍卖会上花重金买回来的优良品种。
据拍卖行介绍,此类品种的小花猪极其稀罕,小的时候长得可爱不说,成年后繁殖能力超强,只要找到同品级的小母猪配种,一年可以生三窝小猪仔,拍卖行还承诺,所有的小猪仔都可以寄放到拍卖行进行拍卖,市场行情好,目前那可是供不应求啊!
要说这晋阳夫人是园主萧选的亲妹妹,这林燮又是集团董事会成员兼保安部总经理,手下有七万保安供他调配。那七万保安专门用来维护大梁菜园外围的安全,以防止其他菜园的人恶意竞争毁坏园子。如今就连园主萧选都要忌惮他三分,其手中权力可见一斑。
林燮与晋阳夫妻俩婚后多年无子,又都极其疼爱这只极品龙涎小花猪,就替它取了个名字叫林殊。但这只小猪虽然生得可爱,却是出了门的调皮捣蛋,专门喜欢糟蹋菜园,但凡是见过那只小猪拱白菜的人,皆摇头说治不了它。
可话又说回来,保安部总经理林燮家的小猪,谁又敢管呢?大家虽然彼此之间都心照不宣,但又都碍于林燮和他夫人晋阳的面子,敢怒而不敢言,只得任那林家小猪每日大摇大摆出入菜园,四处糟蹋别人家的白菜。
如今,大公子萧景禹精心培育的这颗水晶白菜已经初具雏形,那可真是亭亭玉立,百里挑一,我见犹怜!
如羊脂白玉一般温润细腻的菜梆子,青翠欲滴地嫩叶片片光滑,向上举着饱满地幅度,整颗白菜看起来晶莹剔透、粉雕玉硺,煞是好看!
大公子萧景禹亦十分宝贝这棵水晶白菜,还替它取了个相得益彰的好名字,叫萧景琰!
连园主萧选见了都点头称赞说:“不错!不错!这名字真是极好的!水晶白菜萧景琰,我看以后就这么叫它了!过段日子等他长成了,我看能在今年的科技博览会上拿个大奖回来!”
可是,还没等大公子萧景禹将这棵水晶白菜送去博览会上评奖,这白菜就出事了!
为啥?平日里这棵水晶白菜都是养在实验室里,昨日大公子萧景禹见最近天气晴好,便临时起意将它从实验室里搬出来晒太阳,不想林家小猪昨日来菜园里玩,居然一眼就望见了大公子实验室窗台上的那棵水晶白菜,林家小猪一见之下,顿时心跳加速,几乎垂涎欲滴!
它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又爬上窗台,盯着眼前那熠熠生辉地水晶白菜两眼放光,不客气地张嘴就啃了一片白菜叶子……不想那水晶白菜实在太过美味香甜,吃得林家小猪竟轻易不愿离开?
待大公子萧景禹一路火急火燎赶来抢救自家的白菜时,水晶白菜萧景琰早已经被林家小猪啃得面目全非,哪里还有之前那如玉般的模样?
萧景禹一见自家景琰居然被林家小猪糟蹋成如今这个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随手操起身旁一根如手腕一般粗细地树枝便对着林家小猪一通胖奏!不仅撵得林家小猪慌不择路,在实验室里四处逃窜,最终还将其捉住吊打,一番噼里啪啦地棍子下去,只打得林家小猪眼泪汪汪,遍体凌伤,就差没有背过气去……
此事原本以为就到此为止了,不想大公子萧景禹在实验室吊打林家小猪一事被好事之人传了出去,引得周围一片哗然之声。
众人皆说: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如今看来,萧家和林家怕是要闹掰,这萧大公子养的白菜景琰被林家小猪糟蹋了不能去评奖,林家小猪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萧家和林家肯定都不会善罢甘休。
偏偏又祸不单行,据说这林家小猪自从那日偷吃了大公子萧景禹的水晶白菜,从此以后就越来越挑剔,普通的白菜如今根本入不得它的眼,它每日就惦记着那棵水晶白菜萧景琰。
偏偏之前林家小猪又挨了打,伤没有好,如今又闹绝食,可愁煞了林燮夫妇俩。
眼看着自家小猪比起前几日来又痩了一圈,晋阳夫人可心痛了,每天抱着小花猪数落老公林燮:“你好歹也是董事会董事,怎么就连一棵水晶白菜都搞不定?”
林燮如何不着急,他前几日多方打听,好不容易才替自家小殊联系上了云南一穆姓人家,据说那穆家也养了一只和林殊同品级的小母猪,刚刚好可以用来给自家小殊配种。可人家都已经在路上了,自家小殊却出了这样的事。
“哎!夫人不是不知,那水晶白菜是大公子的心头宝,原本是要送去评奖的,如今被咱们家的小殊给糟蹋了,人家大公子如今可心疼了,又怎么可能把它卖给咱们?”林燮叹了口气。
“不就是一棵白菜么?又不是水晶雕的,哪有说的那么金贵?咱家的小殊可是当真稀罕品种,如今被大公子打成这样,要是有个好歹,我可跟他急!”晋阳搂着自家小花猪林殊,埋怨道。
“好好好!是是是!夫人说得在理!我明天就去求大公子,把他的宝贝白菜给要过来,这总行了吧?”别看林燮平日里威风八面,却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只得连声附和道。
“这还差不多!看这几天把咱家小殊饿得,都痩了好几圈了!”晋阳又摸了摸小花猪的脑袋,看它眼里亮晶晶地神采,似乎亦十分赞同自己方才那一番话。
可惜,水晶白菜没求到,据说林燮还在大公子萧景禹那碰了一鼻子灰……
而那云南的穆姓人家带来的小母猪,虽然对自家小殊一见钟情,很是满意,但自家小殊对小母猪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走转身开了……
又过了半月,近来保安人员发觉平日里最喜欢捣蛋的林家小猪彻底安静了。
它每日啥也不干,就爬到温室窗台上,隔着玻璃痴痴地望着远处出神……
保安心里好奇,走过去一看,原来那窗户正对着大公子萧景禹的实验室,里面放着那棵水晶白菜萧景琰……
这夜,林家小猪做了个梦,梦里自己不再是极品龙涎小花猪,而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而那萧景琰也不再是一棵水晶白菜,他变成了自己的兄弟。
林殊和萧景琰,从小青梅竹马一处长大,他们彼此相爱,共度一生。
平日里两人一个养猪,一个种菜,养了一窝极品龙涎小花猪,还种了一园子的水晶白菜……(完)
…………………………咱是感谢的分割线………………
原本除夕夜就要写的文,一直拖啊拖就拖到了今天。
话说原本要写欢乐的童话,谁知道写完竟然是这个调调~
写童话也能哭的恐怕就只有我了~哎!
此文送给@月满星河如瀑太太。算是生日文的回礼吧~
最后,感谢@我敬你们是双汉子太太,亲年前那么忙,二话不说就替咱画了这副插图,真是辛苦了!么么哒(^з^)

明日隔山岳(短篇)

【送给@腐得安然若素 的生贺文,愿她一切如意。

 

是她最爱的苏靖,但是肥鸽主rio抢戏呀。

 

让酥胸身体棒棒哒,是为了攻!攻!攻!金枪不倒,一夜七次【你污你不要脸。】

 

  

 

 

 

 

 

又是一年杨花洒落如雨,拂过衣袖之际。蔺晨与梅长苏越过琅琊阁花园那条抄手游廊,在通幽处那棵参天古木下,斟上两杯好酒,肆意笑谈。酒酣时蔺晨听到梅长苏小声嘟囔,耳朵凑近了方听清他的话。他说:梦里数行灯火,金陵依旧繁华。

 

蔺晨不禁一怔。

 

他以为梅长苏忘却前尘,与旧事作别,不想在他梦境阑珊时,依旧念念不忘来时路。

 

当年击退大渝军队后,蔺晨把吊着半口气的梅长苏秘密带回琅琊山,与此同时,一口漆黑冰冷的棺木随着蒙挚的军队运入金陵城门。

 

梅长苏新患旧疾一并发难,等蔺晨和晏大夫制完解药时,梅长苏已经没有了吞咽的意识。蔺晨取了飞流先前做好的竹管,一边把药汁喂进梅长苏嘴里,一边喃语:“渡过此番大劫,即使长苏脑仁受损,却可保性命无虞。”

 

晏大夫见一碗汤药尽数流入梅长苏口中,才长吁一口气道:“只是这佛罗莲药性强烈,虽可冲开周身大穴,于筋骨有益,日后他拉弓射箭不在话下。只是这一朝伤及脑仁,或许会丧失记忆,且不能如昔日般智慧无双。”

 

蔺晨坐到一旁的梨花木椅上,手中折扇摇得不徐不缓,悠然说道:“对于林殊来说,谋算运筹又怎比得上长剑在手。”晏大夫微微颔首,踱步出房门。

 

半响,蔺晨又加了一句,声音轻的像说予自己听;“他忘记鲜血和计谋,方可得一世欢喜,。”榻上之人在昏睡中皱起眉,好像又梦见波澜万重。

 

一片杨花飘落酒盏,如一叶扁舟于酒中荡漾。梅长苏已经饮得醉了,浑然不查,兀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徒留花香于唇舌间。他打了个酒嗝:“蔺晨,我去过金陵城吗?”

 

金陵。天子脚下。

 

蔺晨想:有些人不会在记忆中寂灭。是因为已融入骨血。与呼吸同在。

 

——原来萧景琰这一腔情义,终究不曾被辜负。

 

 

 

蔺晨喂过自京城飞回的胖鸽子后,将小小信笺系于鸽足。眼中带着一丝妥协,看着它扑簌翅膀飞往金陵方向。那信上只有寥寥三字:引帝至。

 

 

 

大梁新帝亲上琅琊阁是在濠雨如注的夏夜。

 

等到蔺晨知晓,行至梅长苏下榻处,只见他披了一件月白外衫倚门而望,脸上一片茫然。

 

而萧景琰孤身一人站在庭院,任大雨瓢泼,竟如痴了一般,定定望住一丈之隔处檐下之人。任雨水浇泼而下,淋漓满脸,宛如泪痕。

 

萧景琰风雨兼程,眉目刻满疲惫,声音却带着失而复得的狂喜“小殊。”

 

然而并无人回应。

 

“萧公子夜探我琅琊阁,不知所谓何事?”蔺晨撑了一柄竹骨伞,大滴雨水打上伞面,咚咚声仿佛敲打在蔺晨耳边。

 

“世事倥偬,遗失一故人,今日来寻回。”

 

“这琅琊阁,除在下曾与阁下有过一面之缘,再无他人曾与阁下相识,何来故人?”

 

“你.......”宽袖下萧景琰握紧了拳头,依旧不能平息心中愤懑。

 

“蔺晨,来者是客,怎可让人立于雨中,还是请入房内叙话吧。”萧景琰听那嗓音中气十足,褪去羸弱之感,竟好似已与常人一般。心中须臾间就少了对蔺晨的怨怼。

 

 两人随梅长苏走人房门,三人在红檀木桌旁落座,一时无语。桌上一只烛爆了一个烛花,“噼啪”一声,响在寂静的夜里。

 

蔺晨沏好一壶茶,萧景琰只顾盯着梅长苏,目光不肯离开刹那。梅长苏却是头如小鸡啄米,努力睁大眼睛,只是终于抵抗不住困意,趴在桌旁,睡死过去。

 

蔺晨拿起茶杯:“人生贵得适意尔,萧公子可知闲看落花、执剑走天涯方是第一快事。况且金陵城中风云变幻,一朝踏错,性命不保。”

 

“江山在手,又如何不能保他一世长安?”

 

蔺晨嘴角扯出一个微妙的弧度,笑着说道:“世事多变,谁又能保证,你们不是下一个先帝与林燮。”

 

萧景琰几次张了张口,却终究说不出什么。

 

满室沉默。

 

一晃已经五更,天蒙蒙亮。有白光从门缝中穿越而进,一丝光线落在萧景琰脸上,却显得整张脸更加孤寂。

 

他看了一眼睡梦中的梅长苏,伸出手,隔空描出他的轮廓。心中翻涌起排山倒海的难过。   

 

此后金陵城中只有九五至尊的萧景琰,殚心竭力,仔肩甚重。再无鲜衣怒马的林殊化作清风霁月的梅长苏,可许他一场故人重来。

 

且将生离做死别。往事如青烟,只余这最后一眼,成永诀。

 

他利落地起身,大步走出房门。

 

 

 

乌云散,一片晴好。

 

空气中还残留天青烟雨后柔软的气息,空谷幽花开遍枝桠。萧景琰一行人等缓缓行进,琅琊山至金陵万里路。马蹄声徐徐,溅了落花。

 

萧景琰问自己,可有悔意?

 

不悔。

 

他日黄泉下相逢,还可把酒话别后。一一细说。

 

 

 

“等一等,请等一等。”身后马蹄声疾,踏起飞尘。

 

 萧景琰回头去看。

 

 那人很快追上他。笑着看他,眼中没有纷杂,一片清明。好像就是若干年前金陵城中那个最耀眼的少年。好像他们依旧年少,潇洒风流,一剑寒九州。

 

“我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有人让我陪他同看江山如画,盛世清明。我想问,那个人,是你吗?”

 

 萧景琰泪水在眼眶中流转。

 

 ——原来过了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事。那年少一诺,依旧温柔了这寂静的山河。

 

 

 

蔺晨握紧手中的瓷瓶,看着它的眼光似隔了一层笼纱,疏疏篱篱,是何情绪看不真切。

 

本想你仗剑策马,闲庭看晚霞。你却愿承一诺,看他君临天下。

 

只盼他记住今昔亲闯琅琊阁之艰难,日后待你,珍之重之。

 

只盼你不忘年年三月紫荆花期之约,好酒一壶,与我相聚。

 

只盼天下粗安四海承平百姓受恩泽,万里长天,不起烽火。

 

“少阁主为何药配好了,却不让他带上?他此行是凶险的伴君之路,多些筹谋,方可自保。”

 

“帝王不缺谋士,缺的是不弄心计的相伴。梅长苏有揽月之才,终会被帝王猜忌厌弃。只有心思单纯的林殊,才是他心上的朱砂,拭过还存。”

 

蔺晨轻摇折扇,笑得满足。“这一剂治脑仁的药,恰好留给小飞流。”

 

或许蔺晨还有一点私心并不与外人道。

 

——萧景琰把林殊带回了金陵城,而梅长苏,永远留在了琅琊山。


 死在蔺晨心里。 





FIN

 

 

 

也许有时间会码篇苏靖肉【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写完才发现好像还能打个蔺苏tag(什么鬼。

楼诚同人本《五味杂诚》开宣~第一次写同人本宣传的我简直惊慌失措

画雪末:

书名:《五味杂诚》


类型:电视剧《伪装者》女性向同人志


CP:楼诚 明楼x明诚


规格:A5


开本:约170P


分级:R


作者:安颜若素、海棠语、月满星河如瀑、不羡归、思新墨浅、Little wind轻哨、嘿!就让你找不着、蛇精病发作地大西洋


画师:战斗力零点二五的神经病人、柿子


主催、排版、封面:画雪末


出品:慕吟工作室


TB链接戳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169102266




试阅章节:


海棠语http://khun4ever.lofter.com/post/1d74d652_9971487


思新墨浅 http://wwsqdd.lofter.com/post/1d8c1ed1_945f571






他走过四季,却停在你心里【楼诚】

年末了,工作上事情好多,好久没更了。这一篇送给@腐得安然若素。(我好像不会艾特人,不晓得她会不会看到)。就当做情丝绕番外吧。


 

  (一)春山澹冶如笑


 


   他小时候不爱吵闹 喜欢缩在墙角,


   乖巧得近乎于讨好。


   你给他一个姓氏,


   换他一个怯生生的拥抱。


 


    时光听不见年少,


    他呓语着:大哥,然后在你臂弯睡着。


    这睡前故事你讲的是汉武帝的大汉朝,


    最后 将军死去   皇帝已老。


 


 (二)夏花绚丽如妍      


 


  当他长成目光坚毅的青年, 


  你只能给他温软的威严。  


  他不会再睡在你房间, 


  你再也看不见夏花开在你枕边。


 


  你多了一份软肋与不敢,


  也学会了顾后瞻前。


  你看着自己每一任情人的脸,


  都有着一双他的眼。


 


 


 (三)秋叶火红如妆 


 


  他眉间不肯妥协的倔强,


  映入你眼就是白月光。


  他脚步踏过地板的声响,


  听入你耳也够余音绕梁。 


 


  几多愁绪绕你哀肠,


  不为今生不能爱的漂亮。


  更叹世人只说人伦 不知刻骨,


  这一份爱 必等你亲手埋葬。


 


(四)冬雪暮尽如霜   


 


  你这一世注定求不到与他地久天长,


  他依旧住在你左心房。


  你知道 他只适合收藏,


  不能说 不能想 却不能忘。


 


  最后他走向远方 你们如参商,


  你偷看他娶妻生子的幸福模样。


  你闭上眼 梦里依稀是他嘴角上扬,


  轻轻一笑 撕裂你胸膛。


 


 


 


 


 


         


 


  


   


   

我心目中的楼诚与你心里的不同

 

 

          一千个哈楼诚cp的姑娘心中,有一千种楼诚不同的样子。你心中的,是哪一种?

          写了两篇楼诚文,第一篇情丝绕已完结,第二篇 家在苍烟落照间 ,大纲已出,人设也计划好。我在这一篇上花了很多心血,甚至把伪装者和原著小说又看了一遍,就为了写出一个饱满不ooc都楼诚,可是最后我还是停更弃文了。只因为这一篇中楼诚的样子,不是最初感动我的那一种。我心目中的他们,只能是情丝绕中的那样——两个人不一定彼此相爱,也许一人悸动,但另一个人不见得一定接受。两个人不会勉强对方,最终难免陌路。

         情丝绕码得非常快,6个小时1万2千字,几乎没有停顿,非常流畅。因为看剧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可以YY他们有爱情,那么他们的爱他们的结局在我心里应该是这样的。 而开家在苍烟落照间,初衷是看情丝绕的姑娘们说太虐了,想要HE,也是我开了新文,结局一早就设定为HE,可是我写不下去了。

         其实对于一篇同人的结局,是HE是BE都有道理,HE是因为作者想在自己的笔下给他们一个好结局,而BE呢,我总觉得,其实人生有太多的求而不得,与情爱上,又有多少所爱非所拥有。所以对于结局,我只想找一个自己脑中最合理的。情丝绕写到最后,我是想在番外给他们一个HE的,可是前文铺垫在那里,突然一转只会生硬,只能作罢。

         情丝绕最初我是想写一个超10万的中长篇,开文前,我曾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想:楼诚怎样下笔才能不ooc,然后听了一首歌突然就想明白了,只要他们永远把国家大义放在第一位,那么就是最大的忠于剧中人设。可是最后想起情丝绕这个梗,就是最大的BUG。难啊。

        我本是想从电视剧的第一集剧情开始写起,有大姐、有明台、有双曼、有梁萌萌。。。所有人都在文里,所有剧中发生的都依次发生。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明楼对阿诚的暗恋,然后清水一路,最后结尾来个大肉,当时想想觉得很带感。可是笔力有限,明楼明诚终究不是自己创造的,耗费煞多心力不如去开个属于自己的长篇。

         楼诚文写起来太悲伤,这个年代,家国狼烟四起,民族危如累卵。每一份牺牲在漫长的黑夜里,眺望黎明,舍命前进,有一种宿命般的伟大和悲壮。

         感谢LOFTER上所有写文看文的姑娘们,只为了你们和我一样,爱着那两个人。也许你心里的楼诚与我心里的不同,但对于他们的喜爱和不舍是一样的,剧结束了,可是我们希望他们活在同人里。

        在我们漫长岁月里,在脑海中无数个涌起的念头和感受中,我们曾彼此了解和认同对楼诚的喜爱,如同素未谋面的知己。那份理解和肯定,让本是灯下一人默默码字的我们,却都好似得到了千军万马。